<acronym id='c0os'><em id='c0os'></em><td id='c0os'><div id='c0o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0os'><big id='c0os'><big id='c0os'></big><legend id='c0o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 id='c0os'><div id='c0os'><ins id='c0os'></ins></div></i>

  1. <fieldset id='c0os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c0os'></i>

  2. <span id='c0os'></span>

    1. <tr id='c0os'><strong id='c0os'></strong><small id='c0os'></small><button id='c0os'></button><li id='c0os'><noscript id='c0os'><big id='c0os'></big><dt id='c0o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0os'><table id='c0os'><blockquote id='c0os'><tbody id='c0o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0os'></u><kbd id='c0os'><kbd id='c0os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c0os'><strong id='c0os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ns id='c0os'></ins>
          <dl id='c0os'></dl>

          你不是亞細亞的孤兒你是該回傢的孩子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馬瘦毛長蹄子肥,兒子偷爹不算賊,大傢好,這裡是小編兼段子手。今天天氣不錯,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。不吊大傢胃口瞭,一起來瞭解一下。

          說起臺灣電影,不得不提起新浪潮運動。1987年臺灣電影領軍人物楊德昌發表瞭《臺灣電影宣言》,質疑瞭當時的電影政策、大眾傳播和評價體系,追求“區別於商業電影的另一種形式”,其實就是向當時的審查制度和唯票房論開炮。那時臺灣電影泥沙俱下,但旺盛的消費能力催生著電影市場的泡沫,即便爛片也有高票房。彼時的臺灣電影市場和此時的大陸電影市場何其相似,不過估計不會再出現楊德昌式的人物瞭。侯孝賢、陳國富、賴聲川、吳念真、焦雄屏等54名臺灣青年電影人紛紛響應《宣言》。臺灣電影大為改觀,引起世界矚目,逐漸開始在世界電影中有一席之地。

          《悲情城市》拍攝地已無文化精神

          新浪潮電影的開山之作當屬楊德昌《光陰的故事》,4個小故事拼湊成瞭一部青春史。無獨有偶,十幾年後的大陸出瞭個薑文導演,《陽光燦爛的日子》也將目光投向瞭青春史。梁啟超在《少年中國說》中呼籲到“少年強則國強”,看來青春是這些牛人們尤為關心的部分。那時的臺灣電影也像是個青年人,侯孝賢的《悲情城市》、陳國富的《國中女生》,吳念真的《搭錯車》……他們開創瞭一個時代,這個時代全世界都在為臺灣電影的光芒所吸引。當然,在話劇界鋒芒畢露的賴聲川《那一夜 我們說相聲》從另一個領域實現瞭新浪潮的意義。

          從小在臺灣長大的李安沒有參與這場運動,因為當時他正在美國求學。但是不久以後他推出瞭傢庭三部曲《推手》《喜宴》《飲食男女》則不折不扣地以臺灣為背景瞭。很難將他與臺灣電影分開。關於傢庭、責任、愛情甚至於生死的思考,都打上瞭東方文化的烙印。如果說楊德昌和那些導演們是以團隊的狀態出現,那麼李安則是以個體出現。但這並不妨礙他們之間的借鑒和交流。甚至在臺灣電影逐漸走下坡路的時候,李安仍記得為臺灣電影站臺說話。

          接班不易

          新浪潮電影逐漸退潮,臺灣電影依舊有人接班,比如張艾嘉。上半年張艾嘉攜新作《念念》來到大陸,反響一般。大概很多人對她並不瞭解,其實她早在80年代已經是影後瞭,不僅如此,她也發過好幾張唱片,其中就有《光陰的故事》《愛的代價》,這兩首歌的原唱都是她。她真正開始嘗試做導演是在90年代瞭。一部《少女小漁》讓她獲得瞭業內的肯定,也逐漸形成瞭她獨有的敘事風格。《20 30 40》參賽柏林電影節。之後和大陸導演田壯壯、李玉、賈樟柯一見如故,先後參演瞭《吳清源》《觀音山》《山河故人》。她完美詮釋瞭什麼叫做跨界,在演員、歌手、導演三個領域遊刃有餘。今年她再度和杜琪峰周潤發合作《上班族》,三位老友在新片發佈會上感性落淚,令人唏噓。10月30日上映的《山河故人》中,張艾嘉將和董子健上演一段淒美的“師生戀”。

          《郊遊》揭幕金馬影展 蔡明亮亮相侯孝賢助陣

          和她同時期的導演還有蔡明亮,他和禦用男主角李康生之間的故事一直撲朔迷離。事實上他第一部作品就是以李康生的真實生活所改編而成。《青少年哪吒》一出現便驚為天人,隨後的作品不斷獲獎。剛剛不久上映的《少女哪吒》有向蔡導致敬的成分。臺灣導演很重視編劇部分,有實力的導演很多都是自編自導。而蔡明亮幾乎所有的作品都是自編自導。他也成為繼楊、候之後的另一個領軍人物。但是這樣的人不多,臺灣電影似乎有點後勁不足。

          回傢 回傢

          當香港電影《無間道》系列風靡整個華語世界時,臺灣電影人按捺不住瞭,鈕承澤站瞭出來,《艋舺》橫空出世,最後成就瞭一段經典。這部電影不僅梳理瞭臺灣的黑道、黑金政治、兄弟友情,其中穿插瞭各類隱喻,樂趣無窮。趙又廷、阮經天等新一代小生也憑借這部電影嶄露頭角。鈕承澤早期就在侯孝賢的電影裡出演各類角色,受過新浪潮電影的熏陶。不同的是,他更強調個人經驗。隨後戴立忍和易智言也發展瞭自己獨特的電影風格。但是臺灣電影的票房卻不容樂觀逐漸下滑,最嚴重的時候隻有不到2%的市場份額。

          臺灣電影究竟該怎麼做,文藝片票房冷淡,商業片倒有廣闊市場。魏德聖選擇瞭後者。可以這麼說,他和新浪潮電影的思想一脈相承。不同的是他更靈活。在明知無力取得資金開拍《賽德克·巴萊》時,他先嘗試瞭一部能夠賺錢的《海角七號》。在這部電影中,他尋找瞭已經有粉絲基礎的中孝介和范逸臣,情節輕快幽默,愛情必不可少。最重要的是,他把一部商業片拍得接地氣,仿佛就是為臺灣人量身定制的,大量使用臺語倍感親切。這一切達成瞭化學反應,這部電影大賣。連破臺灣票房紀錄。賺到錢之後,他開始瞭野心勃勃的《賽德克·巴萊》。

          海角七號男主戀新人 范逸臣曝對女搭檔有好感

          很難去評判《賽德克·巴萊》在臺灣電影史上的意義,它太過特殊。一部原住民抵制日本侵略者的戰鬥?在我看來,更像是臺灣電影向其他電影的宣戰。好萊塢大片有的特效,我做得更好;歐洲電影的人文反思,我想得更深;而你們沒有的本土性,我做到瞭極致。原班啟用原住民,沒有專業演員。最真實有效地重現瞭那場復仇。這部電影似乎在回答羅大佑在30年前的疑問“我們到底是不是亞細亞的孤兒?”其實我們不是,隻要有自己的傢園和信仰,我們就永遠不是孤兒。

          此外,周傑倫的《不能說的秘密》,九把刀的《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》,蕭雅全的《第36個故事》,陳駿霖的《一頁臺北》,張榮吉的《逆光飛翔》,杜傢毅的《轉山》……都向我們證明瞭臺灣年輕電影人的熱情和行動力。這些電影都在大陸獲得瞭口碑和票房。沒有歷史包袱的年輕電影人迅速和大陸電影人合作。

          青春電影《我的少女時代》近期在臺灣熱映,票房過億。《那些年》催熱瞭內地青春電影,內地青春電影的高票房又影響瞭臺灣,可以說是相輔相成。《我的少女時代》用瞭許多90年代的回憶,其中包括小虎隊“乖乖虎”蘇有朋休學的新聞畫面。早已經成功轉型導演的蘇有朋自嘲:沒想到我的負面新聞還變成一個時代的標志。

          結語

          欲要知曉更多《你不是亞細亞的孤兒你是該回傢的孩子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